《我抢了男主救世剧本》转载请注明来源:问鼎中文网wdzww.com

神殿大门紧闭,大祭司和闵娘没了踪影。

望城乡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雨水混杂着粘腻的魔气令空气中都犯着恶心,在这种环境下,木剑从上空坠落,落在地上无声无息,却震动着谢衡之和施墨麟。

剑修的剑在某些时候确实等同于他们的命。

平时磕磕碰碰都要心疼好久,更别说这样落在不知是血还是水的污渍中,失去了原本锋利的颜色。

谢衡之与施墨麟一同赶过去看到的就是南岁整个人泡在水中的场景,她头发黏在一起,一条一缕的贴在她光洁的面容上,那双潋滟的眸子紧闭,她面上带着些痛苦,仿佛陷入了梦魇一般。

“衡衡……”

施墨麟突然连伸手去触碰都不敢碰,他怕用的力大了些,南岁就碎了。

“给我布一个防护阵。”

谢衡之毫不犹豫的用灵力化做利刃隔开手腕,灵力溢出,他把手放在南岁唇边,却只觉得一片冰凉。

“南岁,张嘴!”不自觉的,他的声音带上了狠厉,恨不得捏开南岁的嘴让她喝进去。

但是不管用,血迹顺着她的脸颊流入水中,血液落下的那处,长出了一颗草木。

谢衡之就不信了,沉声叫过施墨麟:“施墨麟,你过来掰开她的嘴!”

施墨麟闻言过来,捏着南岁的脸颊,手掌心的肌肤细嫩光滑,远远不像先前看着她那般坚硬强大,南岁年岁比他还小,只是修为比他高一些,施墨麟第一次对这件事有了实感。

他伸手把南岁捏成了小鸡嘴,在往常的时候他定会乐呵呵的笑话南岁,但在此刻他连勾唇的力气都没有,沉默的让谢衡之把血灌进她的嘴里。

好在谢衡之的血只要落入口中便可生效,这一番折腾没有白费,南岁周身杂乱的气息稳定下来,她苍白的脸色也在一点点变好。

谢衡之没喂太多,真让南岁甩开了喝等下倒下的就是他,此处到底凶险,他们还不知道为何南岁会变成这样,只能坐在一旁守着南岁,等他醒来。

谢衡之起身,将南岁的剑捡起,放在了她的怀里。

==

时间往前推移,在谢衡之和施墨麟离开后,南岁一剑封住青铜门,斩杀魔鸟之势格外英勇,引得不少修士抬头仰望,大大的减少了他们抵抗魔鸟的压力。

可大祭司嗑药以后简直强的超乎常理,他举着拐杖舞的虎虎生威,追着南岁和闵夫人打,南岁一时不察,被他当头敲了一闷棍。

闵娘及时出手将她解救出来,同时掐法诀直冲青铜神殿。

“把他老巢端了!”

自闵娘修成戾鬼以来,她一路修行较为顺遂,能被逼到如此境遇的也少有,脸上的温婉不在,她面容冰霜,头发暴涨,出手越发狠厉,处处封锁大祭司的动线,直至在最后一击,将他的结界直接打碎。

“啊!我要杀了你们!”

大祭司眼见最后的防护消失不见,没办法再当所有乌龟,气的双眼通红,只知道挥舞着拐杖乱杀。

暴怒之下的他完全失了理智,十击有九击不中,几下的功夫就被南岁和闵娘联手打得他失了还手之力。

直至——

“没用的废物!”先前出现过的那道声音再度出现,“你将那戾鬼带到神殿里,等我吃了她就可直接复生。”

“我主!”大祭司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算了,你将身体借给我,我自己来。”

下一瞬,大祭司整个人都与先前不同,明明还是那副即将入土的老翁模样,气势却暴涨,身上散发着一股腥臭到诡异的气味,那双布满白翳的眼底透着淡淡的红。

他将拐杖收起,负手与南岁等人对峙。

话却是对闵娘说的:“不若你将血肉借给我,我将你的仇人全杀了如何。”

闵娘冷哼一声:“你在放什么狗屁。”

她将血肉给了他,那她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朱獳也知道自己这番话只能进行哄骗,索性强硬出手。

他一出手便是极强的魔气袭来,黑雾试图包裹闵娘,却被南岁横剑立于前,她不惧眼前之人是谁,以蜉蝣撼树之态硬生生的抵挡住了朱獳一击。

闵娘甚至都习惯了她这股越级打怪的狂劲,南岁体内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英勇和灵力,甭管什么大能妖怪,她都能过两招。

但也只是两招。

修为的不同犹如天堑,她挡住朱獳一招,随之朱獳觉得她碍眼,召出大祭司的拐杖,毫不留情的落下,将她捅了个对穿。

黑雾裹住闵娘,一同进了神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南水朝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问鼎中文网w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千山青黛

千山青黛

蓬莱客
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紫陌花重,天色将昏,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背景架空唐朝。中午12点更新。有点存稿,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见谅。4.8周六入V。
言情连载83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