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问鼎中文网w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令澈抿着唇不说话,眼神沉静如水,又如春水般清澈洞然,倒映着杜若槿的身影。

由于距离的拉近,两人气息交融,暧昧的氛围在这静默无声的对视中发酵。

女子眼眶周围盈盈地泛着一层水光,一双似嗔似怒的瞳眸里含着若有似无的朦胧雾气,凝脂般的雪肤上浮着细弱的绒毛,半点红妆不染,却有清水出芙蓉般无可挑剔的妍丽。

“先生怎么不说话?是因为被我说中了吗?”杜若槿同令澈拉开距离,语气中带着点恶劣的玩味。

令澈只是隐忍地闭上眼睛,淡漠地说道:“若是怕被我算计,大可放我离开。”

杜若槿轻哼一声,不打算继续和他在这打哑谜了,直接摊牌:“先生一直舍不得离开,如今却忽然说要离开,可是因为你的梦魇就在这里呢?比如说我。”

即便他不说,杜若槿也不是完全猜不到他在害怕什么。

约莫是怕和她真的闹出什么师徒失伦之事,最后不但什么也得不到,还毁了各自的名声吧。

见他依旧阖眸不搭理她,杜若槿也不恼,

伸手朝他眼前探去,却被他准确地扣住了手腕,杜若槿弯了弯唇角,借着他的力道,直接矮身跨坐到了他的身上。

令澈一下睁开了双眼,瞳眸之中是克制不住的震颤。

“舜华,你......”

杜若槿听见他带着一丝喘息的询问声,并未回答,只是用另一只没被她制住的手轻抚他的脸颊,手指轻轻往下滑过他的脖颈和喉结,最后停在了他的心口处。

“告诉我这里是为何而疼的,好吗?”

她微微侧着身子,凑近到他耳畔,轻柔的吐息里带着一丝蛊惑。

尽管他的呼吸变得粗重,却依旧没有按她所料想的那样就范,他只是用那双满含难言情绪的眸子看着她,仿佛看的不是眼前人,而是看着什么遥远而又缥缈的存在一般,带着偏执的渴求。

杜若槿索性再次用手攀着他的肩膀,偏头在他耳畔轻轻地吐气,感受到原本虚握在她手腕上的手加重了力道,又在他泛红的耳垂上轻啄几下。

“澄晦。”声音无端甜腻,好似带了钩子一般。

右手紧贴着的胸口下,心脏的律动早已快过平常。

见他眼眸瞬间睁大,却依旧顽固地坐着,既不推开她,也没做出别的更大幅度的反应。

恍惚之间,杜若槿又想起了她在安祈国时还未进宫当公主伴读,与令澈共处的那一夜。

那时的他对她的接近是抗拒的,如今不过短短数月,抗拒却转变成了隐忍。

耳畔的低喘不断,她在想,他现下一定忍得很辛苦吧。

如此想着,杜若槿愈加放肆起来,挣开他的手。

双手撑着他的肩膀,在他喉结上轻轻咬了一口,她能清晰地感受到令澈的身体轻颤了一下。

下一瞬,他忍无可忍地揽住她的腰,将她抱起走到床边放下,而后俯身牢牢地将她禁锢在了怀里。

亲吻如狂风骤雨般袭下,带着仿佛要将身下的人吞吃殆尽般的狠厉。

杜若槿闭上双眼,放任他的索取和渴求,甚至抽出手紧紧地抱住他。

她也不知他们二人如今谁更喜欢谁多一点,谁舍不得谁更多一些。

沉浸在这片刻的亲昵里,思绪渐渐混沌起来,太过激烈的热吻终究令她有些承受不住。

令澈慢慢地停下,撑着手半伏在她上方,右手在她脸颊上轻抚,嗓音沙哑:“你这样,会让我误以为你是爱上我了。”

杜若槿无言地看着他,此刻她的脑子仍有些昏沉,抬手轻轻抚过他发红的眼尾和眼下那颗泪痣,声音夹杂着息喘在耳畔回响了一遍又一遍,才想明白他在说什么。

眼神不自在地想要避开,却被他牢牢地定住,只能转而问道:“你不怕同我在一起会毁了你的清誉吗?”

而且阻拦在他们之间的不仅仅只是这世俗的伦常,还有国别,他们是各自国度的皇族子弟。

除非她的父母再为她生一个弟弟或妹妹,否则她永远不可能会嫁给他。

令澈叹息了一声,只轻声吐出两个字:“不怕。”

“所以你究竟在怕什么?”杜若槿再次回到起初的话题,他越是想回避这个问题,她便越不能轻易放过。

他定定地看着她,良久,才开口说话。只是说的却不是杜若槿想要听到的回答:“待此术解开了,我再告诉你。”

说罢,他便这样侧着身子,为她整理有些凌乱的衣衫。

杜若槿却是不依。

手指向上沿着他的手臂向上攀附,抵达肩膀处,反手将他往下带。

“你要做什么?”令澈呼吸仍旧不稳。

杜若槿见拉不动他,也不去费劲了,挪了挪身体,将手环在他腰上,脸埋在他胸口,闷声道:“既然你不肯说,那我便一直缠着你,缠到你肯说为止。”

“舜华,别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食草凯门鳄
一次意外,郑曙获得了可以穿越世界的金手指,而且每到一个新世界都能抽取一个新的技能。【已成功穿越世界】【开始抽取技能】【抽取中……】【恭喜获得技能:方便的方便面】【技能抽取完毕,请努力探索新世界】【祝您探索愉快】方便的方便面:使用者可以随时召唤当前所在世界常规概念中的方便面。郑曙:“???”“等会儿!这也能算技能!?”已结束世界:龙族,神代型月进行中世界:一人之下
言情连载348万字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白沙塘
「正文第一人称预警,谢谢!」「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文章双视角交织。」☆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幸福婚姻模拟器》☆何学死了,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预示到自己的结局——「他今天会被炸死,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何学:……于是——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
言情连载12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