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高枝》转载请注明来源:问鼎中文网wdzww.com

“给我好好地找!这院子总共就这么大,她难不成还能插着翅膀飞出去不成?”

漆黑的夜色中,一伙人气势汹汹地站在公主府的后花园中,为首的那名宫女打扮的人对着底下的护卫怒声喝道。

“是!”得令的众人立马四散开来。

听着外面嘈杂的人声与交错的脚步声,云疏躲在假山的小洞里,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决计不能让外边的人找到她。

这个念头跃入脑海的瞬间,假山外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云疏所在的洞口前不远处。

她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以免被人发现。但身体里的药性发作愈演愈烈,云疏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沉重的喘息和难以压抑的呻.吟。

苍白的月光透过假山的缝隙,撕开斑驳的影,将假山外那人的影子拉长。

云疏捂住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地面的影子,判断他的动作。

脚步顿了顿,似乎在犹豫要不要靠近假山搜查,下一刻,有人在不远处出声询问:“你站那干嘛?还不赶紧搜,别耽误了公主殿下的事情!”

“哦,我想看看假山里有没有人。”影子边与那人对话,边调转方向,似乎要离开。云疏悬起的心落下一截,却又在片刻后猛然提高。

“那就快点进去看看!”

闻言,影子转过身,朝云疏所在的假山飞快靠近,大约只有十步的距离就能发现她。

黑暗中,云疏蹲下//身,伸出手迅速在地上摸索,接着夜色的掩映,她捡起一块小石子,赶在“影子”走近前,从假山的另一边用力朝相反的方向扔了出去。

这点不大不小的声音显然引起了暗卫的注意。

“那边有动静,你别看假山了,赶紧过来!”不远处的那人再次出声,催促“影子”离开。

“来了!”影子转身跑过去,和那人汇合,两人一起走向花园深处。

在假山里等了片刻,确认周围没有人后,云疏才松了一口气,扶着石头跌跌撞撞地走出来。

她用手背摸了摸脸颊,烫得吓人的温度自皮肤传向心尖,让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她中的药想必是那种不干不净、让人情//欲大作的药——云疏不懂岐黄,但对于这种下作的手段也是略有耳闻。至于害她如此狼狈的人,不用猜也知道就是那些暗卫口中的“公主殿下”。

当务之急是消解掉身上的药性,可她该怎么做才行?云疏一边倚靠在冰凉的假山上,借此来缓解体内的燥热,一边飞速思索对策。

饶是她未经人事,也知道要解这种药,恐怕还得找个男子......解决一番才行。

后花园里的人不行,这里都是公主的手下,自己现在出去找他们就是送死。至于前厅举办的宴会上确实还有别人,但她若是以这幅样子走到前厅去,只怕从此以后庄国公云家就要成为京城里的笑话。

云疏咬唇,一时没有对策,最终还是决定先找个被搜查过的房间藏起来。毕竟此刻体内欲.火越来越旺盛,若她不赶紧躲起来,只怕一会儿身体无力,还是要被公主的人发现。

少女缓缓撑起身体,扶着周围的柱子一点一点往回廊下的房间里挪动。每走一步,体内肆虐的药性都要更盛一分,勉强走到一间屋子前并推开门时,云疏差点支撑不住身体而倒下去。

“公子非得找借口说自己喝多了酒离席,只怕回去以后王妃又要说道——”

“宗宁,不得对母亲不敬。”一道低沉懒散的声音缓缓出声打断随从的话。

昏沉间,忽然有两道男声闯进云疏的耳朵。从声音的大小可以听出来,这两人正在向云疏这边靠近。

“是。”被叫做“宗宁”的随从声音低了下去,随后又嘟囔了几句话,但云疏没有听清。

她的思绪纷杂,唯一能想明白的是——这个人应该是前厅某位来参加宴会的公子。

他的母亲被侍从称为“王妃”,说明他不是宸王李翰家的,就是博陵王陆家的人。

不,不可能是宸王的儿子,云疏摇了摇头,她想起来那孩子今年才三岁。

那么这个即将走到云疏屋外的人,就是博陵王陆谦的儿子——陆谦膝下三子,而他的长子正是云疏的未婚夫陆尧。

奈何云疏记得陆尧的声音,显然与屋外这人不符。云疏想起,陆尧今日没有来参加五公主举办的宴会,博陵王只带了他的次子。

屋外的人便是陆霄——云疏在一瞬间做出决定,咬着牙在那人经过回廊时,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拉进了屋里。

“什么人!”陆霄反应极快,迅速掐着云疏的脖颈,将她锁在地上,身后的宗宁也立马上前,想要查看屋里的情况。

“让他......出去。”云疏提了口气,对陆霄说。

并不明朗的月光下,陆霄看清了地上人的样貌——面颊绯红,皮肤滚烫,本该清澈温婉的双眸此刻却氤氲着迷蒙的水雾,不是庄国公家的嫡长女、他即将过门的嫂嫂云疏又是谁?

女子原本整齐的衣衫此刻有些凌乱,领口微敞,露出一片白皙的、随着剧烈呼吸而不停上下起伏的皮肤。

陆霄了然,对身后的宗宁道:“你先出去守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晏南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问鼎中文网w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绿豆糕真好吃
【租客:002】【姓名:小野寺玲子】【体力:5】【智力:5】【魅力:9】【每日所需缴纳租金: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已缴纳)】【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5000日円(已结清)】【租客愿望清单:】【1.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X)】【2.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X)】【3.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已完成)】…………人在东京,躺平收租。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
言情连载30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千山青黛

千山青黛

蓬莱客
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紫陌花重,天色将昏,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背景架空唐朝。中午12点更新。有点存稿,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见谅。4.8周六入V。
言情连载83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