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在职场沉浮多年,自然不会不明白曲予雀的意思。

曲予雀根本没打算当面感谢宁千暮,一来宁千暮大概率不会见她,二来这种时候顺杆往上爬说见面难免有攀附之嫌。

可若只是口头感谢,又是带话,带不带的到都不一定,好像只是随口一说一般,没什么诚意。

所以她先说见面,表达自己的诚意,后又说如果忙的话可以不见,贴心的为对方见与不见都找好了台阶。

曲予雀这个恶毒女配能在身份不如丹梧郡主这个女主的情况下和对方打那么久的擂台,甚至前期还隐隐占上风,不是没有原因的。

知情识趣会说话也是一种能力,这种能力或许比不上修为、知识、武力这种硬实力,但有时候它甚至比美貌才情要好用。

毕竟同性大多不吃美貌才情那一套,但没有人会讨厌一个知进退的人。

“多谢柳姑娘了,”曲予雀再次道谢“我见姑娘不喜喧闹,正巧不远处有一小阁,既清净又能看清宴会这里的情况,柳姑娘可以去那里。”

说完,曲予雀还没等柳叶回话,便转身离开,仿佛那个小阁的事不是她费心打听,而是真的恰好知道,随便一说而已。

柳叶微微扬眉,倒也没矫情,径直向那小阁走去。

毕竟曲予雀根本没给她拒绝的机会,哪怕她不去也只是自己跟自己较劲,没什么意思。

不过曲予雀的手段倒是比她想象的还要高明一些,别看这小阁的消息只是小恩小惠,很多人脉,就是从一点儿小事开始的。

别的不说,这次得了人家的提醒,带个话之类的小事,就不好抛之脑后了。

“好奇怪,”小阁确实如曲予雀说的一样清净,柳叶在脑中和甘遂聊了起来“草木成精的小仙不应该都是木系吗?怎么我木系法术学的这么慢?”

“也不尽然,”甘遂迟疑了片刻说道“草木并不一定是木系,比如菩提树为金性灵根,壬水蟠桃为水性灵根,还有……”

“什么?”柳叶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甘遂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想说草木化形并不一定是木系罢了。”

“这种特例应该很少吧?”柳叶随口说道“我虽不知道你口中说的那两样草木具体是什么,但听着便觉得不凡,我只是一棵普普通通的柳树,应该就是木系的没错了。”

“其实你的木系法术尚可,只是你擅长空间法术,才觉得木系法术学的不佳。”甘遂转移了话题“瞬移这一法门你学的如何?”

“应该算还可以?”柳叶只有自己一个人学,也不知她学的是好是坏,是快是慢“我依照前辈教我的,用神识为瞬移定位,神识能覆盖到的地方便可瞬间到达,可我修为不精,神识能覆盖到的地方不大罢了。”

柳叶觉得这倒也不能怪她,毕竟她才刚开始修炼神识,能覆盖到的地方就那么一点儿,有时候还没眼睛好用。

听说那些瞬移厉害的仙人能移个几十公里,这些人到底有多强大的神识,才能移的这么远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问鼎中文网【w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仙娥不躺平》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