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海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问鼎中文网w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望月泽清醒时,意外地发现自己居然没有被关起来。

偌大的办公室空空荡荡,里面只有他一个人。整个办公室是相当冷清的风格,只有两把椅子和一张桌子,色调晦暗。

窗帘被紧紧拉着,似乎并不打算让他知道这到底是哪里。

望月泽眨了眨眼,后知后觉,这好像是琴酒的地盘。

“醒了?”门被豁然推开,琴酒站在门口,神色漠然地打量着他:“你酒量太差,一杯就倒。”

望月泽有点无语地看过去。

……大哥你演都不演了吗!

配合他表演的望月泽表现地十分感激:“……谢谢。”

“头晕吗?”琴酒问道。

他的手自然地搭在腰侧,望月泽知道,那是他惯常藏枪的位置。

琴酒的语气风平浪静,昏暗的室内,望月泽却连他的眼神都看不清。

他不会无缘无故给自己喝酒,除非……

酒里有东西。

望月泽的眼神显出恰到好处的恍惚:“有点。”

琴酒唇角轻挑,在他对面优雅地拉开椅子坐下:“不用紧张,随便聊聊。”

尽管有相当不错的抗药性,但是望月泽还是紧张地先给自己洗了洗脑——

【哇所以我这是定期1v1吗】

【不得不说稍微有点晚啊】

【而且居然是gin亲自来!规格这么高的吗!】

【感恩!一定为酒厂奋斗终生】

琴酒:……

不知道听到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琴酒面色冷漠,心情难得复杂。

众所周知,心里话是不会说谎的。

望月泽有点不正常,这个结论之前他就听说过,在他带人回来时,也不是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

但是他都给按下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想到了初见那天。

望月泽随意地扯掉染血的手套,那张过于漂亮生动的脸上染了血,透着残忍的艷丽。

他就那样漫不经心地走出来,并不意外地看向他手中的枪,微微歪了头:“是你救了我?谢谢。”

望月泽的眼底尚有不经意泄露的茫然空洞,偏偏唇角的笑容肆意张扬。

他说他忘记了一些事,于是琴酒也第一次决定——

捡回来一个人,或者说,捡回来一把属于自己的刀。

只是眼下他亟需确认的,是这柄刀是否还属于自己。

琴酒向后靠了靠,双手交握:“你似乎变了许多。”

他的目光毫无顾忌地打量着望月泽,像是要将他看穿。

望月泽只是垂下眼笑了笑:“是吗?”

“想起什么了吗?”琴酒问道。

望月泽的神色掠过他熟悉的茫然,眼底也有一瞬的空洞,痛楚猛地袭来。

很显然,这句话激活了血液中的药物,它们逼迫着他回想,强求他去伪存真。

他像是被拖拽着回忆,记忆土崩瓦解,又在这里被强制性重组。

不知何时,冷汗已经渗透了衣衫。

望月泽仰起头,修长的脖颈纤细脆弱,他的嗓音随之喑哑:“有……一些。”

琴酒对望月泽的痛楚视若无睹,语气却显得相当有耐心:“比如?”

他抽出一张纸巾递过去,神色淡漠:“没关系,你可以慢慢说,我们有很多时间。”

琴酒和他相对而坐,两人的距离不算远,看起来甚至有几分亲密无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白沙塘
「正文第一人称预警,谢谢!」「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文章双视角交织。」☆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幸福婚姻模拟器》☆何学死了,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预示到自己的结局——「他今天会被炸死,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何学:……于是——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
言情连载122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