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修狗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问鼎中文网w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明月妃的话,让秦施放宽了心,她知道,自己,暂时是安全了。

“对了,月妃姐姐。”秦施担忧地问了一句,“那可怕的邪魔,最近,是否有踪迹?”

明月妃摇了摇头,神色间也有丝担忧:“不知。”

“嗯?”

明月妃也有丝疑惑:“自那日钟声敲响之后,那邪魔,就好似不存在似的,完全消失了。”

“消失了?”

“不错,云城各个地方,都没有出现大范围死人的事情。因此,云城城主,和长老们,都放松了警惕,还有人认为,那邪魔早就已经离开云城了。”

“离开了?”秦施却莫名觉得,事情根本没有这么简单。

虽然原文已经乱成了一片,但按照各个城池毁灭的时间来看,第一个,便是酆城,第二个,便是云城。

如今,酆城已经乱得差不多了,云城,还远么?

秦施委婉地提点了一下:“月妃姐姐,我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那邪魔嗜杀,一出手,便将酆城毁灭了大半,如今,那邪魔来了云城,肯定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明月妃心中也很忧虑,小声道,“我师父,也是这样认为的,他……”

明月妃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与秦施说关于她师傅的事,只委婉地说了一句:“我师傅他,不是个……他,要我早日做好准备。”

“什么准备?”

“献祭的准备。”

“嗯?”

这献祭一事,特别是明月妃第二次提到之时,总让秦施耿耿于怀。

她虽不知这事是好是坏,可她不知道,总有人知道。

秦施眼神一闪,准备找人去询问这献祭之事。

夜晚很快来临,秦施刚洗完澡,准备美美地睡上一觉,她将发髻取下,正准备睡觉时。

却恍然间,在镜子中,看到了某个黑影。

“嗯?”秦施心中一窒,以为自己看错了。

她眨了眨眼睛,镜子,又没有黑影了,定然是她,看错了吧。

不信邪的秦施,又从怀中取出明通镜来,假装自己在照镜子,这一看,顿时将她吓得冷汗直冒。

这镜子之中,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

秦施便知晓,这是有邪魔,找上了她了。

可是,这不是云城宫殿之中么,这么安全,怎会有邪魔来此呢?

况且,怎么好巧不巧,找谁不找,偏偏却找上了她?

更令秦施感到惊悚的是,此时的她,虽有照妖镜,可却失去了金箍棒,对上邪魔,毫无胜算。

她该怎么办?

秦施装作未发现的样子,而是自顾自地照着镜子,声音有丝紧张道:“今天的我,还是这么美啊。”

她自言自语,努力平复好心情,又咕哝道:“月妃姐姐,说好了今日要来找我聊天的,怎么还没来呢?”

说罢,她眼睛一亮,似乎是想出了什么好主意,自得道:“既然月妃姐姐不来找我,那我便去找月妃姐姐谈天。”

便收好镜子,笑眯眯地取了一本书去,那上面,赫然是某不可描述的抽象画。

秦施敏感地发觉,就在她取出这本书之后,周遭的空气,好似都变冷了几分。

她心脏剧烈一跳,知晓,那邪魔,定然是来到了自己身边。

装作什么都没发现,秦施兴高采烈地转身。

她蹦蹦跳跳走到门前,看着这扇门,眼中有着劫后余生的亮光,曙光,就在前方。

秦施右手一抬,正准备拉开这扇门时,整个人,却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定住了,呆呆地杵在了原地。

她眼中的亮光还未散去,惊恐,便从灵魂深处,浮上眼中。

该死,那邪魔,定然在玩弄她,戏耍她,就是要见她眼看光明,却瞬间被拖回黑暗的可怜模样。

若是,若是……

秦施整个身子都小幅度颤抖起来,她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仿佛被什么冷冰冰的怪物给缠上了。

这种冷,并非是身体上的冷,而是来自于灵魂,让她感到一阵惊悚的战栗感。

秦施有种预感,自己可怜的小命,恐怕要即将交代在此处了。

身后的可怕东西,缠得越来越紧,甚至,从身后缠到了前方,仿佛要将她的每一个地方都缠住。

身上传来一股紧绷的感觉,秦施惊悚地垂下眼,只看见自己的身前,有一团诡异的雾气。

便是这诡异的雾气,将她缠绕至此,甚至,还有不断往上的趋势。

这雾气,莫非要将她的脸部缠绕,要将她活生生捂死么,真是可怕的东西!

秦施忍不住张嘴,想发出一丝声音,可出口的,确是仿若要被冻死的呢喃。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