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墨客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问鼎中文网w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钟子初微蹙着眉,似笑非笑地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地摇了摇头说了一句:“也没什么。”

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散了酒场子,微醺的钟子初躺在榻上,睡意全无。脑海里,四小姐的脸与小郎中的脸不断地重合又分开。

说不同吧,这二人的五官却惊人的相似,说相似吧,但这二人的眉眼间却流露着完全不同的风情。

在他的记忆里,四小姐眉眼间总是温情脉脉,含烟带水,而这小郎中的眼神,却似乎更多的是与男子无异的果决坚毅,似乎还带着些凌厉的冰冷,仿佛对他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友善,甚至是敌意。

可最让他心意难平的还是,四小姐后脖颈处有一枚小小的红色胎记,像一朵盛放的红梅,而这小郎中后颈处相同的位置,却是白白净净的一片,甚至连个连颗小小的痣都没有。

时隔三年,人的身材可能会变,样貌也可能有细微的变化,但与生俱来的胎记总不会凭空消失吧?

温老庄主说四小姐年前已逝,那苍凉的忧伤并不像有假。可长风却说,山庄里这些日子根本就没有人去世。

这二人哪一个都不像是说了假话。四小姐生死成谜,钟子初更加不敢妄下定论。

仔细想来,这个元赪的出现,无论是时机也好,方式也罢,处处都透露着诡异的巧合,而关于其身份的调查,却停滞在了济世医馆这里,至今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

钟子初百思不得其解,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直到夜色开始变得稀薄,他才带着还未散尽的酒意,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钟子初按时便醒过来了。他靠在床头上醒了醒脑,便起了床,连早饭都没用,就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踱到了寇君则住着的屋子前,扣响了房门。

“元小郎中可起身了?昨儿个可睡得安稳啊?”

长风刚刚接过后厨送来的装着早饭的食盒,转身就见着自家公子立在那害人不浅的小郎中房门外,言语里都是少见的和气与对那人的关怀,还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在回味着什么。

某一瞬间,长风觉得大概是自己的视听同时出了毛病,有朝一日竟能让他看到自家公子还有这样柔情的一面。

可当他一个激灵缓过神来时,立刻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是他家公子可能真的魔怔了,要不然为什么会对一个曾加害过他的仇人如此容忍而迁就?

长风怔怔地瞧着钟子初和他面前紧闭的房门,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拉开了。

元小郎中衣冠齐整地立在半开的门缝里,冷着一张脸抬起眼,口气凉凉地反问道:

“这倒要问问钟二公子,将我扣在府上是想让我睡得安稳还是不安稳呢?”

钟子初见眼前之人又将问题直接踢了回来,也不生气,脸上的笑意反而更加明显了,仿佛一切都已在他的掌握之中。

“既然已经起身了,怎么?也不让我进去坐坐?”

钟子初说着,也不等寇君则乐意不乐意,就强行挤过寇君则身侧进了房间,往桌子边一坐,瞅了一眼还在门外愣神的长风,悠哉悠哉地说道:

“长风,你还愣着干嘛?拿过来呀!”

长风不可思议地“哦”了一声,一边抱着食盒飞步进了寇君则房间,一边见了鬼似地偷偷瞧着自家公子的脸色。

钟子初手肘支在桌面上,托着下巴,也不管还立在门边怒目圆瞪的寇君则,就像是巡视自己的地盘似地环视了房间一圈。

除了床榻被半面隔断遮掩了起来,看不到榻上的物什,房间里其它地方陈设极其简单,一目了然,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长风将食盒放到桌上,正准备打开,却被钟子初制止了。

“交给元小郎中来做吧!这种小事,想必也难不倒聪慧机敏的元小郎中吧?”

寇君则因为猛然间得知了好几件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的大事情,脑海里原先建立起来的有关家中惨案的一系列认知,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她一时间难以消化,翻来覆去地想了一整夜,非但没理清头绪来,反而又发现了更多说不通的疑点来。

一夜未合眼的她本就困倦却又无法入眠,钟子初偏生挑在这个时候,以一种高高在上的胜利者的姿态与她为难,寇君则心中顿时仇怨四起。正想反驳无他,却听钟子初又慢悠悠的开口道:

“毕竟,元小郎中如今可背负着一整个济世医馆的命运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