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问鼎中文网w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江不凡本来就没吃晚饭,闹腾了一天,体力很快就到底了。

他疲惫的躺在了地上,哑着嗓子道:“弟弟,怎么还是没有人来啊?”

江不尘皱着小眉头道:“一定是江黎故意把人都支开了,没事的哥哥,你放心,肯定会有人来的。”

他就不信爷爷一直听不见!

但江黎伺候着江兆远把饭吃完后,就在他房间点上了助眠的熏香。

没一会儿,江兆远就进入了梦乡。

在外面的沈岚也收到了江黎的指示,故意带着林曼茹一行人在商场逛了好几圈。

等到他们逛累了回来时,江不凡江不尘也哭累了,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林曼茹很满意,还以为是江黎把人哄好了,蹑手蹑脚的把门关上后回去睡觉了。

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早,江不凡就醒了。

“咕噜噜”的声音交响回荡在他们的房间。

江不凡揉了揉眼睛,推了推睡在自己旁边的弟弟。

“弟弟快醒醒,我好饿啊。”

江不尘从睡梦中醒来,发觉身旁居然一个人也没有之后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难道昨天晚上到现在居然没有一个人过来看他们?

江不凡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一下子就暴怒了起来。

“太过份了,居然到现在也没人关心我们一下!”

果然和妈妈说的一样,爷爷家的人全都是冷血无情的!

他气冲冲的搬了一个凳子就要去砸门,结果奇怪的是,门居然没锁,自己开了。

江不凡也没思考太多,拉着江不尘就往外走,而后学着江宴的口吻喊道:“有没有人啊,来人啊,本少爷饿了知不知道?怎么没有人过来拿东西给本少爷吃啊?本少爷要生气了!”

江不尘则跟在他后面哭。

两个人就像是行走的音响一样,噪声遍布了整栋房子。

可他们足足从三楼哭到了一楼,都没发现半个人。

江家今天安静的有些过分。

渐渐的,江不凡有点心慌了,声音小下去了不少。

客厅没有人,前院没有人,甚至后院也一个人的身影都没有。

硕大的别墅里只有他们两个弱小的身影。

江不凡紧紧的攥着弟弟的手,声音彻底软绵了下去。

等到在餐厅发现独自一人吃着早饭的江黎后,他连质问的底气都没了,差点和弟弟一样哭了出来。

“喂,女魔头,家里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江黎慢条斯理的用餐巾擦完了嘴才居高临下的看向了他们。

“大人都去走亲戚了,今天家里就我们几个。”

闻言,江不凡如遭雷劈。

家里就剩下女魔头和他了?!

那还得了!

他当即就躺在地上撒泼打滚了起来。

“不行,我要爷爷,我要大伯母,我要爷爷,我要大伯母,我不要跟你待在一起!”

江不尘也在旁边哭哭啼啼,“妈妈.”

可他们这招压根对江黎没用。

她就像是自动屏蔽了外界的噪音一般,坐在餐桌旁一动不动,甚至还悠然自得的收起了碗筷。

看着她神色如常的进出厨房,压根不把自己当回事,江不凡的自信心严重受挫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白沙塘
「正文第一人称预警,谢谢!」「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文章双视角交织。」☆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幸福婚姻模拟器》☆何学死了,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预示到自己的结局——「他今天会被炸死,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何学:……于是——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
言情连载122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