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举之入正途》转载请注明来源:问鼎中文网wdzww.com

“臣见过殿下!”江莱施礼。几月未见,太子明显消瘦憔悴,也有些阴郁。

“孤要谢谢你,查清要害孤之人。”太子说要谢人,可他脸色极其难看,倒像是要吃人。

“臣不敢。”江莱不会把他的话当真,心里大概猜到太子找他要问什么。

果然,太子都懒得拐弯抹角,直接就问:“孤坠马一事与福王可有关系?”

江莱已打好腹稿,“此事陛下已经查明,还请殿下相信陛下。”不能说有,也不能说没有,只能推给他爹了。

“你最好与孤说实话。”太子眼神阴骘地看向江莱。

江莱感到不快却并未害怕,“殿下,是与否您心里已有定论,又何必为难于我,臣也只不过是奉命行事。当日您受伤,我也差点丢了性命,有些事臣也是无能为力。”

“哈哈……”太子大笑,“父皇偏袒老二,连一个真相也不给我。孤早就知道福王想对孤取而代之,他就想要孤死,你不说我也知道就是他做的好事。”

“殿下知道了又能如何?事已至此,赎臣无能,无力回天,还望殿下保重身体,臣告辞!”江莱说完也不管太子允不允,后退三步转身离开包厢。

他敢这么做,料定太子不能把他如何,如今的太子已经不是从前的太子了。

江莱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即便是太子也无力回天,只能接受命运。即便做不成太子做个王爷,也是富贵一生比谁都强。即便他想报仇也要徐徐图之,显然江莱对太子还不够了解。

时间进入十二月,大家都等着过新年,福王也被从府中放了出来。然而某一日夜里,福王从皇宫回王府的路上遇到了袭击。福王重伤,生死不明,而那些袭击他的黑衣人在伤了福王后全部自尽。

此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朝堂一片哗然,江莱听到消息时,心里都咯噔一下。从那日起在朝中为官者人人自危,刑部也忙得团团转。江莱并未参与调查此事,过年也跟普通官员一样放了假。

京城百姓不知朝中大事,依旧张灯结彩、鞭炮震天,而知道一些内情的这个年过得忐忑难安,江莱也在其中。

事情在年初三有了准确消息,福王伤及脏腑,熬了十几日终于没能挺住去了。太子自请去守皇陵,永不得入京。

福王薨逝举国哀悼,年还没过完,福字喜字全扯下来守丧。事情到此有心的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太子即便不是太子,元和帝也会善待他,而今让他去守陵,那无疑与福王的死有关。

短短半年不到,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两位皇子就这么下场了,令很多人唏嘘,朝臣大多把宝压在这俩皇子身上,如今鸡飞蛋打有些人欲哭无泪,

头上悬着的刀突然就这么没了,江莱倒是心情不错。未来哪个皇子即位于他都没有太大关系,他只要做好分内事就好。

江莱心里正偷着乐呢,宫里来人,元和帝要见他。

江莱心里打鼓,元和帝找他做什么?他已不在翰林院任职,五品官无论如何都轮不到皇帝召见。

怀着忐忑的心情江莱跟随内侍来到皇宫。这次没有去御书房,小太监把他引进了皇帝的寝宫。

一进去江莱就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儿,见到皇帝时,更是心里一惊。早前元和帝虽然身体不大好,但也没有瘦到皮包骨。现在皇帝躺在榻上,头靠在后面,看上去病得不轻。

皇帝已有些时日没去上朝,江莱以为是两个儿子的事让他伤心过度,如今看大概是身体连上朝都难以支撑。

“臣见过陛下!”江莱规规矩矩跪地行礼。若是一二品官员,平日见到皇帝可以不用下跪,但江莱的官职可没有这个特权,该下跪还得下跪。

元和帝挥挥手,徐公公便让人搬来椅子,“江大人,陛下让您坐下说话。”

江莱坐下,房中有片刻沉默。然后元和帝道:“今日找你来也没旁的事,就是好些日子没见,朕想爱卿了,今日就陪朕下盘棋吧。”

“臣遵旨!”江莱起身。

内侍搬来桌椅放在元和的床前,皇帝似乎是对下棋很有兴致,脸色看上去好了一些。

皇帝执黑子,江莱用白字,两人默默下了一会儿。元和帝突然问:“爱卿觉得众皇子哪个堪大用?”

堪大用?这是要选储君问他意见?江莱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元和帝会问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皮丘卡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问鼎中文网w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绿豆糕真好吃
【租客:002】【姓名:小野寺玲子】【体力:5】【智力:5】【魅力:9】【每日所需缴纳租金: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已缴纳)】【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5000日円(已结清)】【租客愿望清单:】【1.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X)】【2.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X)】【3.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已完成)】…………人在东京,躺平收租。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
言情连载30万字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