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颜色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问鼎中文网w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往事历历在目,清晰恍若昨日。但是,眼下的情况终究不一样了,他现在不是像小时候那样在赌气,已经发生的事也永远无法抹掉。这不再是他进不进得来的问题,而是他不能再进来!池临猛地转过身去,背对池玄,“你赶紧布阵吧,我走了,以后都不会……”

池玄下马车,看着池临的背影,“那你把这个带上。”

“什么?”还是本能地回头,入眼池玄掌心那个手掌般大小的木雕,木雕的样子几乎和他一模一样。小时候他就常常缠着哥哥给他刻,非要刻他的模样。若有一点点不像,就要哥哥重新刻。

也许,这是哥哥为他刻的最后一个木雕了!池临犹豫了下,到底没忍住,伸手去拿。当年的那些木雕,每一个他都还好好保留着。有时候真的太想太想哥哥了,他就会把那些木雕拿出来看,然后督促自己努力去救哥哥。哥哥一天还没被救出来,他就一天不能松懈。

就在池临的手握住木雕的一刻,池玄的另一只手一把扣住池临手腕。

面对面,近在咫尺的距离——

池玄不让池临再逃,缓慢道:“哥哥还记得,当年临儿曾问过哥哥‘若哪一天临儿做错了事,哥哥要怎样才能原谅临儿’,可是哥哥却从来没有问过临儿,若哪一天哥哥做错了事,临儿要怎么样才能原谅哥哥?”

池临挣丨扎了几下手腕没挣开,只要一想到他们已经不是亲兄弟,他的母后把哥哥害成这样,他就没法面对哥哥,低下头,早已不负刚回来时的怒气,“哥哥怎么会做错事,错的全是临儿,是皇位上的那个人。”

池玄:“可哥哥现在确实错了。哥哥不该一开始瞒着临儿,不该这么久了还不告诉临儿。”

“不,我宁愿哥哥依旧瞒着我。”池临倏地抬起头来打断,一眼对上池玄后又马上再垂下头去,一如之前小团子那样萎靡、颓废,“或许,早在铸剑山庄时,哥哥就该杀了我报仇。只要哥哥想,现在也可以,临儿定站着一动不动任由哥哥杀,绝无二话。”

池玄:“可是,哥哥如何舍得?”

“哥哥……”蓦地再抬头,这次终长久对视,池临没再低头。

池玄:“临儿可相信哥哥昨晚说的话?对哥哥来说,你不是谁的儿子,发生的一切也都和你没关系,你只是哥哥的临儿,永远都是。”

池临:“哥哥真的不恨她?不恨临儿吗?”

池玄:“她是她,临儿是临儿,哥哥从始至终都分得很清楚。哥哥一开始没说,也是因为此,因为当时在铸剑池外出现在哥哥面前的人只是临儿。这一路走来,陪在哥哥身边的人也只是临儿,和任何人无关。但哥哥也确实该让临儿知道真相,让临儿自己选一选还愿不愿意陪在哥哥身边?若临儿不愿意了,哥哥……”

“愿意,当然愿意,临儿只想永远和哥哥在一起,永不分开,只是临儿已经成了哥哥仇人的……”池临急急接话。

池玄打断,“哥哥说过了,临儿只是临儿。如此,临儿愿意留下来吗?”

长久长久的安静。

仿佛过了一整个春秋那么漫长,池临不敢相信地反问:“真的可以吗?临儿只是临儿,和那个人无关?”

池玄抬手覆上池临的后脑,缓慢地将池临的头按在他肩上。

眼眶酸涩,水汽猛地涌上来,池临再不克制,埋在池临肩上哭个痛快。还记得他上一次痛哭,是在十余年前,在宫中大声质问母后,最后明白母后心狠怎么都不会放了哥哥,他也就不哭了,开始自己努力想办法。如今,和哥哥再聚了,明明一切都好好的,可偏偏让他成了哥哥仇人的儿子。幸好,哥哥还愿意要他,让他留下。

小团子几乎找遍了整个车厢,也没找到自己的那个小木雕,不知何时从车中爬出来,睁着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面前这一幕,看到老是欺负他的红衣哥哥居然也趴在白发哥哥怀里哭。

池临后知后觉发现站在马车上的小团子,迅速从池玄肩膀退出,擦了擦眼,狠狠瞪向小团子,“看什么看!谁让你看了?不许看!”

小团子无端端被吼,吓得就要躲回车厢,但刚一转身,又转了回来,像是在马车上原地转了一圈,回瞪池临,并对池临跺了跺小脚。

池临气恼,就要伸手去拎小团子,但想起自己已经答应哥哥不再欺负这小团子,一时竟有些对这小团子无计可施,想了半天忽然扬起手中的木雕朝小团子炫耀。这是哥哥刻给他的,只有他有,其他人都没有。

小团子一看到木雕,就伸手想要。

池临这下满意了,就是要让小团子有得看,但偏偏得不到。

池玄揉了揉池临的头,“哥哥如今最满足的,就是还有你在身边,以及遇到了辛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食草凯门鳄
一次意外,郑曙获得了可以穿越世界的金手指,而且每到一个新世界都能抽取一个新的技能。【已成功穿越世界】【开始抽取技能】【抽取中……】【恭喜获得技能:方便的方便面】【技能抽取完毕,请努力探索新世界】【祝您探索愉快】方便的方便面:使用者可以随时召唤当前所在世界常规概念中的方便面。郑曙:“???”“等会儿!这也能算技能!?”已结束世界:龙族,神代型月进行中世界:一人之下
言情连载348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