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贵妃赶紧轻抚着皇帝的胸口:“圣上消消气。怪只怪臣妾这芍药与牡丹太过相似,才会勾起了宸王殿下的伤心事,是臣妾的不是。

往后臣妾只在自己的宫中种上几株,万不会再叫宸王殿下瞧见了。只是还请圣上明鉴,臣妾只是纯粹的喜欢芍药而已,万没有想让芍药取代牡丹的意思。”

皇帝压抑着怒火:“爱妃没错。朕清楚爱妃秉性,自然知晓爱妃没有那样的意思。是这混账小人之心!”

说着他的视线就直直地落在跪得笔直的萧墨琛身上,眼中怒意翻腾:“自己伤心就可以拿别人的心爱之物撒气了?朕从小就是这么教导你的吗?赶紧滚回你的王府去,闭门思过三月,罚俸半年!”

萧墨琛丝毫无惧帝王威压:“是,儿臣告退!”

看着萧墨琛离去的背影,皇帝摇头叹气,随即看向秦贵妃,脸色顿时变得欣慰起来:“还是宴璟懂事些。”

“宸王殿下是圣上亲自教养长大,又怎会不懂事?不过是一时失了分寸......”秦贵妃欲言又止。

皇帝冷哼一声,随即宽慰道:“爱妃放心,你那些被毁坏的芍药,朕赔给你。”

秦贵妃抿唇一笑:“臣妾多谢圣上恩典。”话落似是不经意地朝软榻另一头瞥了一眼。

皇帝的视线落在卫凌身上,神色看不出喜怒:“阿凌,你可知错?”

卫凌顿时麻溜地下榻跪了下来:“皇帝舅舅,我知错了。我不该毁坏贵妃娘娘的芍药,更不该带着清清一起,还害得她受伤。皇帝舅舅如何罚我,我都认。”

秦贵妃似是不经意地提起:“圣上,卫小公子先前说是要把威远侯府种植的牡丹赔给臣妾。但臣妾觉得宸王殿下说得不错,臣妾哪里配得上牡丹?”

皇帝笑道:“爱妃不必如此妄自菲薄。只是你钟爱芍药,这牡丹倒是不必移植过来了。爱妃觉得可好?”

秦贵妃低眉顺眼:“但凭圣上做主。”

打发秦贵妃离去后,皇帝瞥一眼依旧跪着的卫凌:“行了,起来吧。给朕说说,这又是闹得哪一出啊?”

卫凌起身在白韵清身旁落坐后,与其对视了一眼。随即他驾轻就熟地对着皇帝嬉皮笑脸:“皇帝舅舅果然英明神武,神机妙算。”

皇帝无奈又无语:“行了,这时候就别拍马屁了。”

卫凌敛起了笑意:“皇帝舅舅,可会隔墙有耳?”

皇帝轻轻一弹衣袖:“你当朕这养心殿是什么地方?尽管放心说,无人敢把手伸这么长。”

卫凌一脸认真:“皇帝舅舅,小心秦贵妃。”

皇帝先是诧异,随即不以为然一笑:“朕知秦贵妃有些自己的小心思,也想让朕立宴璟为太子。但这些,都是人之常情。若她当真不争不抢,朕反倒会疑心她的居心。”

卫凌神色未变:“皇帝舅舅当真了解秦贵妃?您可曾想过,她是否会为了让其子登上帝位,不惜联合外人谋害您和表哥?”

皇帝深深地看着他,见他眼中的担忧不似作假,不由正色道:“阿凌何出此言?可是知道了什么?”

卫凌摇了摇头:“皇帝舅舅,我并无证据。只是知道,若是如今我们不多加防范,那么在不久后的将来。我的家人会被谢羡之害死,您会病逝,墨琛表哥不知所踪,我最终也会命丧谢羡之之手。”

皇帝双眼微眯:“阿凌,有暗影盯着,谢羡之但凡有所动作,皆瞒不过他们。可是有方士对你胡言乱语?方士之言万不可信,历朝历代,多少帝王毁于方士之手?这一点你应当很清楚!”

卫凌丝毫未被皇帝的气势吓到:“皇帝舅舅,我不曾遇到什么方士。我也不知谢羡之他们到底会做什么,还是已经做了什么。皇帝舅舅,您就当是为了安我的心,小心提防秦贵妃母子,可好?”

看着卫凌一脸的恳切与担忧,皇帝虽觉他是杞人忧天,却依旧因此心中一暖。为让他安心,还是应了他的请求。

见卫凌舒展眉心,皇帝也笑了,随即他的视线落在白韵清的左脚上,语气游移不定:“清儿这脚......”

白韵清也看向自己的左脚,抿唇一笑:“皇帝舅舅,这戏若是不做得真些,怎能骗得过秦贵妃?”

皇帝轻叹一声,道:“委屈你了。”

白韵清轻轻摇了摇头,道:“不过是稍稍扭伤罢了,不碍事的,我小时候——”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她赶紧闭上了嘴巴。

可惜为时已晚,皇帝见她这模样,不由哈哈大笑起来:“果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原来清儿幼时,也同阿凌一般顽皮。”

白韵清一脸懊恼:“皇帝舅舅,您就给清儿留点脸面吧。”

一番笑闹后,因白韵清是在宫中受的伤,皇帝又赏赐了些金银珠宝作为补偿。

待郑成带着药方与配好的几副药包回到养心殿,卫凌与白韵清便同皇帝请辞离开。随即二人坐上了御赐的步辇,往宫门的方向而去。

......

坐上回程的马车时,已近黄昏。

看着在夕阳的余晖中逐渐远去的宫门,白韵清放下车帘,长舒了一口气:“可算是离开皇宫了。这进宫不过两个时辰,就发生了这么多事,可真把我累坏了。”

说着她便伸了个懒腰:“以后还是少来为妙。”

卫凌担忧地看了她的脚一眼:“当真无碍?”

白韵清眼珠一转:“夫君这么关心,何不自己动手查看一番?”说着直接把左腿往他膝盖上一放。

卫凌瞬间就僵住了,眼神左躲右闪:“我又不是大夫,哪里能瞧得出什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问鼎中文网【w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虐文女主听见评论区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绿豆糕真好吃
【租客:002】【姓名:小野寺玲子】【体力:5】【智力:5】【魅力:9】【每日所需缴纳租金: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已缴纳)】【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5000日円(已结清)】【租客愿望清单:】【1.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X)】【2.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X)】【3.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已完成)】…………人在东京,躺平收租。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
言情连载30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